伤悲的故事

前几天去按摩,按着按着就睡着了.醒来技师说:你头发掉了一枕头,但你不像是地中海啊.是的,又掉头发了.

男怕入错行.10年前刚毕业就选择了这行.现在回头想来为啥选择苦逼的互联网,而且是一个更苦逼的互联网音乐服务呢?做这么一个网站,光政府部门就要涉及到版权,文化,广电,电信,公安等等等等.

开上了一个破3系就以为我挣到钱了,但是没人知道这是老板付的首付做为奖励.我现在的积蓄几乎都是业余卖皮肉挣的,拿健康换的.这几年,PC端很不景气.网站流量只有不到高峰时候1/2.老板的判断很对,今年内移动流量整体上会超过PC端.那你们为啥不做移动端呀?亲,推这种移动端不需要大量的金钱么?你看看某某音乐花了这么多钱推,今年不也变成奄奄一息了么?

而我们更加辛苦的是,我们没有干爹,自负盈亏,哦,去掉”盈”字.干爹不喜欢空有情怀的土包子们:格局有点小,不会画.我们除了一轮100万的天使(其中还有天屎),所有的钱都是要靠自己.于是老板嗖嗖往里扔了几百万,以至于想换车都换不了了.我们在版权上的支出超过带宽+人工费用.于是,我这两年做的事情竟然只是潜心做收入.甚至为了给同事们挣加班补贴,和新老板去接私活.对,就是小婊砸.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由衷地感谢三大唱片.他们对我们采取了理解的态度,甚至破天荒地允许我们分期支付版权费用.当然也得感谢其他中小唱片公司,它们免费或者有点象征性地收取了版权费用.然而今年由于企鹅的强势介入,我们下线了环球和华纳.因为企鹅给它某个独代的唱片报价就是去年的全部版权费用,很显然,我们玩不起.

目前这样的困境,公司会越走越难,甚至可能消失.我内心的痛苦自不必多说.小娱说得对,在中国做了这么多年互联网音乐服务,受内伤了.音乐人觉得不挣钱,网站更加不挣钱,版权还这么复杂,图啥呢?图样图森破啊.
最后,呼吁一句:请支持正版.正版真的不容易.

too simple

too simple

One thought on “伤悲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