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只言片语

无聊时候写的

碰瓷

郎永淳最近因为酒驾上了头条,今天开始说是被人仙人跳了.且不说他是不是遭遇仙人跳,我说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涉及到的地狱攻击自动马赛克掉.

大概是3年前的事情了,快过春节了.约了百度业务上比较好的朋友,一起去吃饭.10点多酒足饭饱,准备回家.我开车出来不到两分钟,就只听得后面一阵轰鸣,我后视镜一看后面一台瞎了一个灯但开着远光灯的车加速向我冲过来.我没等做出反应,已经撞在我右后轮处了.

这时候我下车一看,并不严重,事故发生的地方因为长时间的磨损之类的,分道线也看不清了.对方是一台款式非常老的京Q牌照二手奔驰C级.因为车上还有送喝酒喝多了的朋友,我就对对方司机说,我认个全责,你要私了还是公了.对方说不私了,他们报警.好的,没问题.那天不巧交警出去夜查了,我期间催了几次,直到12点,交警才姗姗来迟.
交警也是刚忙完,对我说:这里是没分道线,但从红绿灯那线延伸过来,你右侧轮子正好碾到线,你全责.我也想快过年了,不修车的话4S店都不收车了,也没争辩,认了全责.

这个时候对方驾驶员向交警提出要测我酒精.交警让我对着他手套哈气,对对方说没有酒气,不信你也闻闻.对方坚持要测酒精.这个时候交警也明显不高兴了,说机器没带,跟着我去队里测吧.三台车就一起到了交警队.我一吹,是0.交警这个时候故意提高嗓门,说:你看人家酒精是0.人家吹了,你也得吹,不然人家就不乐意了.对方吹了之后,交警对对方说:你们事故很简单,直接填快速单子,交换电话,约好定损修车就行了,没看到这里这么忙么?
刚出交警队大门,对方司机说:哥们,给几千私了吧.我一听乐了:你都要求验酒精了,我干吗还跟你私了?走保险.
半夜快两点回到家,约定损放了我3,5次鸽子.后来我也怒了,说:你明天不定损,就等过完正月十五吧,我要回老家.来定损的那个人不是驾驶员,车子破损的更多了,连灯都掉了.对方走了之后,定损员跟我聊天说,这车太老了,保证没原装配件.对方是不是碰瓷的?我表示不肯定,就把当时情况跟他说了一遍,把现场车照片给他看了一下.他问:是不是某某地方的人?我说是.定损员说99%是碰瓷的.
后来,对方要我一个报案号,说要修车用.我问哪个4S,我直接跟保险公司讲,让他们转过去就行了.他说:我们不去4S店修.这个时候我也留了一个心眼:保险说了,需要有换下来的旧件,请保存好,不然你找我拿钱我是不给的.对方说好.
年底了,他问我在不在北京,他车修好了.我提醒他带旧件过来.来了一辆红色马自达,是之前的司机和一个他女朋友,车身贴CCTV采访,前挡放个公安局文件袋,驾驶座放一套疑似警服.他给了我三河一个修理铺的手写发票,没带旧件,说:这个发票是真的,刚开的,保证可以报销.然后还跟我说,以后有空来通州喝酒.然后4S店通知我车也修好了,我去提车,给了定损员看一下,他说:开这种发票的,他们100%是碰瓷的,4S店没法给他们提现.如果不嫌麻烦,可以提醒保险报警.
后来,CEO跟我分析,说幸亏我不喝酒,不然那晚至少拘留+吊销驾照,年都要在里面过了,而且保险也不赔,乖乖赔他们现金.
所以说吧,喝酒别开车,找代驾也要注意后面有没有固定的跟车.

Debian在update时候中断了网络

刚刚给VPS升级了debian,root登录,期间断开了.再次运行apt-get update时候提示

E: Could not get lock /var/lib/dpkg/lock – open (11 Resour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E: Unable to lock the administration directory (/var/lib/dpkg/) is another process using it?

这个时候需要找出apt-get这个进城并杀死它.

ps -A | grep apt-get

然后

kill -9 xxxx

再次update时候会提示:

E: dpkg was interrupted, you must manually run ‘sudo dpkg –configure -a’ to correct the problem.

那么只要根据提示

dpkg –configure -a

即可

岁月如梭

女儿出生已经整整一年了.一年前出生的那天清晰记得.在她第一个生日,她去申领了身份证和护照,还有她爷爷之前做的胎毛笔,这些都可以做为以后留给她的纪念.

她是我目前觉得最有成就的.

刚出生的时候没有体会到做爸爸的感觉,孩子姥姥说那是没有准备好.

过来一段日子,才有了孩子之后才能体验到在有孩子的那种天伦之乐.

想多活几年,保护她长大,直到有另外一个可以保护她的人出现.

感谢孩子她娘和她姥姥细心地照顾她.

04m

30年

一直以为什么都过去了,可当我爸打电话来说,今天是你妈忌日,一下就控制不住眼泪了.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感觉都习惯了,从小被嘲笑,一路走过来了.可是当自己有了小孩之后,却非常强烈地想我妈要是活着该多好.她在最后两年总说”我死了你怎么办”这种话,结果一语成谶.

我对我妈的记忆很少,毕竟太小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手很粗糙,因为常年干农活导致.所以最喜欢晚上睡觉时候让她帮我挠痒痒.

小时候爸妈干农活时候经常会带上我.去割稻,我把小腿割破了,她用一块墨绿的手绢给我包起来.在田埂上抓青蛙,掉水渠里,她给我捞上来.他们挖鱼塘时候,把挖到的泥鳅扔上岸给我玩.

媳妇结婚第二天就去我妈的坟上看看说说,我爸,外婆和舅舅都非常感动.外婆时到今日,总会拉着我说我妈,说着说着就哭.30年了,外婆从来没有放下过.晚上都要亲一口我女儿的相片才睡.

我现在可以让我爸过上不错的生活,他自己也非常满足,甚至有点人生赢家的感觉.可是,我妈没坐过飞机,没下过馆子吃饭,没喝过新鲜牛奶,没吃过香米,甚至因为我奶奶对她不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妈妈不是什么美女,更不是什么圣母,她只是一位普通农妇.只是,她离开我30年了.

2014

2014的主题词是悲伤。

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又是一股浮躁的气氛了,大家都在叫卖概念。而文化口则是越来越紧了,比如真理部部长调任文化部,比如武则天大胸被剪了等等。

而工作是不顺的,虽然工资不比以前差。但是,目前的版权状况已经对公司发展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而我也是基本被踢出局了,所以2015年我会和鸡爷一样看机会。坚持,跳槽或者创业。

2014年有一件事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同事。我本来答应同事2014年依然有出国游,因为收入和账期原因,从春游变成秋游,后来老板说:公司没钱总不能借钱玩吧。那怎么办呢?我也没钱自己承包了啊。我一向是比较说话算话的,所以这事就像一根刺在我心里。

很早就知道了版权的状况,下半年的版权谈判基本上预计到了结果:我们被迫下线了一半多的歌曲。以至于我们的一款逼格颇高的音乐日志类app无法做下去了。

年底一帮同事开始尝试做智能硬件,就目前来看,这款定价1999的音箱销售还不错。希望退货率没那么高吧。

当年2014年也有喜事,我女儿出生了。现在不开心就想想女儿也能解决点心理问题。

南航的头等舱服务真是烂

食言了.本发誓永不坐南航了,结果不但坐了,还试了试头等舱.东航执行了冬春执飞计划,去掉了我常坐的那几个大连航班.车停在T2,又嫌坐国航的经停国际航班麻烦.总之,放屁了当.
首先安检,南航的专用贵宾安检通道态度已然没有另一个贵宾安检口好.上海的安检口,态度真的很棒,赞一个.
休息室硬件确实比另一个休息室好.提供的水还是广告永远也看不懂的昆仑山.
顺便吐槽一下大连机场,没有优先登机一说,反正我是没遇到过.
进入舱门,空服只有一句:欢迎登机.看我开行李架要放行李也不帮忙,就在那里看着.这跟东航没法比,特别是东航江苏和上海公司.
后来上来了一老一小两夫妻的一家人.从后面的对话我听出来是买了一张头等舱和两张经济舱.后来,老公让他老婆和他丈母娘坐一号座位.他老婆还说行吗?后来问了空姐,空姐说明白,没事.相当于做了一个违规升舱.
熊孩子吵了一路,最可气的是,他姥姥让他直接尿在了机舱内.空姐看见了,和他姥姥相视一笑.
总之不多说了,不知道是南航哪个分公司,客舱服务真是烂到家了.一样的小飞机321,东航的座位完全没有南航的舒适,但舱内服务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难怪现在这几条航线的头等舱都降格成公务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