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南航

南航的头等舱服务真是烂

食言了.本发誓永不坐南航了,结果不但坐了,还试了试头等舱.东航执行了冬春执飞计划,去掉了我常坐的那几个大连航班.车停在T2,又嫌坐国航的经停国际航班麻烦.总之,放屁了当.
首先安检,南航的专用贵宾安检通道态度已然没有另一个贵宾安检口好.上海的安检口,态度真的很棒,赞一个.
休息室硬件确实比另一个休息室好.提供的水还是广告永远也看不懂的昆仑山.
顺便吐槽一下大连机场,没有优先登机一说,反正我是没遇到过.
进入舱门,空服只有一句:欢迎登机.看我开行李架要放行李也不帮忙,就在那里看着.这跟东航没法比,特别是东航江苏和上海公司.
后来上来了一老一小两夫妻的一家人.从后面的对话我听出来是买了一张头等舱和两张经济舱.后来,老公让他老婆和他丈母娘坐一号座位.他老婆还说行吗?后来问了空姐,空姐说明白,没事.相当于做了一个违规升舱.
熊孩子吵了一路,最可气的是,他姥姥让他直接尿在了机舱内.空姐看见了,和他姥姥相视一笑.
总之不多说了,不知道是南航哪个分公司,客舱服务真是烂到家了.一样的小飞机321,东航的座位完全没有南航的舒适,但舱内服务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难怪现在这几条航线的头等舱都降格成公务舱了.

为CZ6123点赞

因为公司急事,丢下出生15天的女儿回北京处理.7.16日晚定的@中国南方航空 CZ6123.上次同班回就延误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10点到了机场,10:40准时登机.令人愉快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
首先,舱门迟迟未关,有人问什么情况,空姐说还有最后两名旅客.后来这两人上来了,结果其中里面有一个醉鬼.大连机场素来以乱著称,比如,强制要求托运的泡沫保温箱必须带有蓝袋包装,允许乘客在候机大厅抽烟,很早就关空调等灯.但这次机场安检和南航地勤直接让醉鬼就登机了.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踩了我一脚,去厕所门口时候,呼啦吐了一地.可以想象,在封闭的机舱内,这种排泄物有多味了.最后空姐用了很多空气清新剂来掩盖这种味道.突然我觉得很幸运.
到点了没飞,机舱广播说是空中管制,暂时不能起飞.本次航班排在去北京的飞机的第三架.这基本也能理解,等吧.
到了大约12点,飞机开始广播说,由于北京暴雨,需要等待大约2小时才能起飞,现在所有乘客带上行李下飞机.虽然大家都嘟囔着,但都很配合的下机到了之前的13号登机口.毕竟首都机场尿个尿,都能让你备降周边,何况周边真有雷暴.
我想,按照一般情况,这个时候会有南航的工作人员出面安抚又饿又困的旅客.
但是,明显地,我太天真了.等了一个多小时,没见南航人员出来和大家沟通,而与此同时12号登机口甚至开始发生了肢体冲突,扔东西的情况了.我胃疼,忍不住在1:07给南航打了电话,要求他们排工作人员到登机口,解决被困旅客的吃喝问题,毕竟这是最基本的国际惯例.但是,等了20分钟,还是没出现.1:28再打,让他们赶紧现身让他们来安抚越来越饥困的旅客.过了大概10分钟,终于出现了.我要求给旅客提供水和食品,他打了个电话说要解决吃喝问题,但没给最后结论到底是给准备还是不给准备.反正从下机到重新登机近两个小时时间内,没有一个南航的工作人员出来安抚大家,而且他们也知道航班上有一个生病的小孩.半夜一点,不闻不问,不给一粒米,不给一口水,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来说一句抱歉.对待畜生也不至于如此啊.这是实至名归的干等啊.我算明白了这潜规则了,只要旅客不吵不闹,就没人搭理.
大约到了2点,终于可以重新登机了.这次从被取消的航班改签过来的人填满了整个飞机.这个时候开始发了三根糙米棒(?),一看,三无食品,什么信息也没有.我问乘务员有没有别的,她一脸抱歉地说,应该发完了,再找找.一会儿给我带来了一只硬邦邦的热狗.这也是我最近几年来第一次吃面包类食品.这个时候连本来给高端经济仓准备的小瓶装矿泉水也不提供了,只有一杯热水了.
大约1个小时候,飞机推出了位置.在跑道上大约磨蹭了一个小时才开始起飞.到达北京已经快5点了,真是东方吐白,乘客吐血了.
原本这一小时的航程让人累得如此不堪,也算见识了南航的服务态度,国航傍晚备降天津至少还主动提供了食物和水.当然我也会给南航一个态度,自己终身不会再乘坐南航班机,包括实际承运人为南航的共享,哪怕只有南航这一班,我也不会再坐.南航不会因为我不坐而倒闭,我也不会因为不坐南航而丢了工作和家庭.我也主动提供我的常旅客号:113757269352,南航可以把我加到黑名单.
本来打算写的文艺一点,刻薄一点,转念一想,我又不图赔偿,不图道歉,如果有,他们早就提供了,何必呢?给南航点个赞吧.

三无食品

三无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