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怀念

30年

一直以为什么都过去了,可当我爸打电话来说,今天是你妈忌日,一下就控制不住眼泪了.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感觉都习惯了,从小被嘲笑,一路走过来了.可是当自己有了小孩之后,却非常强烈地想我妈要是活着该多好.她在最后两年总说”我死了你怎么办”这种话,结果一语成谶.

我对我妈的记忆很少,毕竟太小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手很粗糙,因为常年干农活导致.所以最喜欢晚上睡觉时候让她帮我挠痒痒.

小时候爸妈干农活时候经常会带上我.去割稻,我把小腿割破了,她用一块墨绿的手绢给我包起来.在田埂上抓青蛙,掉水渠里,她给我捞上来.他们挖鱼塘时候,把挖到的泥鳅扔上岸给我玩.

媳妇结婚第二天就去我妈的坟上看看说说,我爸,外婆和舅舅都非常感动.外婆时到今日,总会拉着我说我妈,说着说着就哭.30年了,外婆从来没有放下过.晚上都要亲一口我女儿的相片才睡.

我现在可以让我爸过上不错的生活,他自己也非常满足,甚至有点人生赢家的感觉.可是,我妈没坐过飞机,没下过馆子吃饭,没喝过新鲜牛奶,没吃过香米,甚至因为我奶奶对她不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妈妈不是什么美女,更不是什么圣母,她只是一位普通农妇.只是,她离开我30年了.

那些日子 摇滚篇

80-90年代是中国乐坛最纯粹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原创最繁荣的时候.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抓轨没抓好,有跳音,遗憾): 那个时候崔健还没地中海,不带帽子.
梦回唐朝:我一直好奇唐朝的那些歌前奏为啥那么长?
钟鼓楼:没疯的何勇告诉你们什么叫摇滚.
Don’t Break My Heart: 窦唯时期的黑豹是他们最辉煌的时候,听过现在的黑豹,我决定选这首歌.
蚂蚁 蚂蚁: 张楚他骂我可耻,所以选蚂蚁,不选别的.
不要告别: 超载一度拥有过张炬,赵沐阳,王笑东,可惜现在只能让人记住高旗和李延亮(让他做民谣的音乐总监显然不合适),曾经标榜的中国第一重金属乐队已经告别了大家.
风暴来临: 一群在鲍家街43号毕业的人,汪峰都该走流行路线了.
玩够了没有: 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摇滚,可是大家偏喜欢扣上Pop Rock的帽子给他.
执着: 许巍不知道怎么和宗教搞上了关系,歌却越来越流行.
赤裸裸: 郑钧一直以来就是很简单粗暴的,但是脱光了却越来越被人喜欢,不明白.

2000年以后搞摇滚的都已不在怀念之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