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摇滚

那些日子 夹band时代篇

香港真正意义上的流行乐坛发展至今已过30年,这一辑来回顾一下香港乐坛最辉煌的夹band时代.

70年代的时候,香港多为英语歌,真正的粤语歌极少,甚至只能称为舶来品.但是,有个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格局.

半斤八两:许冠杰&Lotus,早期也是唱英语歌,后来才开始尝试用粤语来创作,他的特色是首次引入香港口语来演绎香港城市小调.做为香港流行乐坛的开山鼻祖,开创了香港本地歌曲的新纪元,对粤语歌的推行所起的作用是决定性的,被称为歌神.
玩吓啦:温拿以唱英文歌成名,留下了Sha La La La这首最为内地熟悉的歌,后以英美流行曲的风格为基础填上粤语歌词,穿上喇叭裤,留了齐肩发,唱起粤语歌.温拿五虎在解散后都能独当一面,包括永远25岁的谭校长,刚破产完的阿B,还有彭建新等等…
Crystal:做为创作型的典型乐队之一,太极给我们留下不少典型的Pop Rock歌曲,而且现在成员还有不少活跃于乐坛,最熟悉的可能是唐奕聪,雷有曜,雷有晖,邓建明,不多大多数时候出现在一些大牌的幕后制作.
宝贝,对不起:与其它乐队有着本质的不同,草蜢更趋于偶像派,由师从于梅艳芳,以青春的舞步取胜,很快成为80年代很多少男少女的偶像.
吸烟的女人:Raidas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但是在那个年代是一个举足轻重,颇有影响力的二人乐队,带有浓重的英伦风格,也有明显的电子质感.
忧伤都市:浮世绘(Life Exhibition)的成员数变化比较大,那种凄美的旋律不像是一个,而且刘志远,梁翘柏仍然活跃于香港乐坛,最为光辉的是在一部关于David Bowie的纪录片中演绎名作Ziggy Stardust.
石头记:达明一派的知名度远远超过同时期同类型的二人乐队Raidas,甚至在开始阶段是处于下风,但是他们的作品流传更为久远,影响也更大.他们把对现实的不满在他们的作品中充分地发泄出来,他们的作品作品笼罩着一层浓浓的灰色和虚无主义色彩.阿达和明哥现在仍会推出自己的作品,尚可期待.
Within You’ll Remain:Chyna会让你感觉到更加虚无缥缈,这首歌曲至少有6个不同语言的版本,在国际上反击”There’s no rock & roll in China”,它也称为第一支到内地进行表演的香港乐队.
再见理想:这是Beyond早期质量和流传度都很好的歌曲,一起高呼rock ‘n roll,虽然被一些摇滚发烧友称为摇滚的叛徒,但是不可否认,Beyond的歌曲是那个年代所有乐队里在国内影响最大的,甚至带动了广东话在内地的传播.作品虽也直面现实,但与达明一派的几近颓废相比,不仅有愤怒,也有态度积极的.

其实还有很多band都没写上,比如Blue Jeans,Teddy Robin & Playboy,小岛,威镇,梦剧院,Fundamental等等,还有一些交叉型的也没写.组band岁月是香港乐坛,至少是摇滚最为昌盛的时期,那个时候的问候语是:今天你组band了么?要是歌手没有band都不好意思和人说.现在呢?优质乐队越来越少了,偶像的质量也越来越差了.偏激的说,香港音乐就看目前那批做Indie的人了.

那些日子 摇滚篇

80-90年代是中国乐坛最纯粹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原创最繁荣的时候.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抓轨没抓好,有跳音,遗憾): 那个时候崔健还没地中海,不带帽子.
梦回唐朝:我一直好奇唐朝的那些歌前奏为啥那么长?
钟鼓楼:没疯的何勇告诉你们什么叫摇滚.
Don’t Break My Heart: 窦唯时期的黑豹是他们最辉煌的时候,听过现在的黑豹,我决定选这首歌.
蚂蚁 蚂蚁: 张楚他骂我可耻,所以选蚂蚁,不选别的.
不要告别: 超载一度拥有过张炬,赵沐阳,王笑东,可惜现在只能让人记住高旗和李延亮(让他做民谣的音乐总监显然不合适),曾经标榜的中国第一重金属乐队已经告别了大家.
风暴来临: 一群在鲍家街43号毕业的人,汪峰都该走流行路线了.
玩够了没有: 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摇滚,可是大家偏喜欢扣上Pop Rock的帽子给他.
执着: 许巍不知道怎么和宗教搞上了关系,歌却越来越流行.
赤裸裸: 郑钧一直以来就是很简单粗暴的,但是脱光了却越来越被人喜欢,不明白.

2000年以后搞摇滚的都已不在怀念之列了…

继续头晕中…

今天听黄秋生的歌,突然发现有人评论说:这年头是个人就能唱歌,后一个人回:你懂个鸟,黄秋生是香港很早就玩摇滚的人.
居然还有人知道黄秋生.

我喜欢香港摇滚,阿Paul说:香港没有摇滚的土壤,但是有摇滚的种子.秋生当年为了买一支好吉他,就去拍烂片,因为拍电影来钱快,而玩音乐则费钱.感动啊…后来贵为影帝了,好像就没玩了…

今天听支离疏突然一种感动,也开始头晕了.